AICODER大前端培训

AICODER-IT培训专家,前端培训基地,前端培训,全栈培训,大学生IT培训基地,线上IT课程免费自学,线下培训项目实战,实习,html5培训实习-AICODE程序员

在线咨询

FF二度生死劫:高管指责恒大挖坑逼贾跃亭放手

谦太祥和 发布于: 2019年7月12日 10时15分39秒 阅读0次

  新浪科技郑峻发自美国硅谷

  贾跃亭的电动车创业公司 Faraday Future (以下简称为 FF)又一次走到了悬崖边。从某种意义上说,现在的 FF 比一年之前更加接近破产。而极具讽刺的是,去年把 FF 从悬崖边拉回来的白衣骑士恒大,如今已经与贾跃亭彻底闹翻。

  FF 能否第二次渡过生死劫?钥匙既捏在许家印的手中,更握在贾跃亭的掌心。

  新浪美国记者采访了 FF 的两名内部人士,包括一名高级管理人士和一名中层管理人士。他们在匿名的条件下向新浪科技介绍了 FF 与恒大的具体纠纷。由于两人均为 FF 雇员,因此不排除立场决定口径的问题。另一方面,新浪中国记者也会采访恒大方面人士,对这些说法予以对质。

  神秘的白衣骑士

  简单回顾一年之前的 FF 第一次破产危机。从 2016 年第四季度起,由于乐视资金链断裂,现金耗尽的贾跃亭无力继续向 FF 投入资金,导致 FF 的内华达工厂在平整了一半土地之后就陷入了停滞状态。由于没有后续资金注入,2017 年 1 月发布的量产车 FF 91 始终停留在 Beta 版,无法付诸投产。

  虽然 FF 早从去年 3 月就请来了前宝马汽车和德意志银行的 CFO 负责融资事务,但始终未能筹集到资金。去年 7 月份,贾跃亭更是抛下国内的债务危机,顶着跑路的骂名跑到加州亲自负责 FF 融资事务。由于 FF 深陷严重的债务危机,贾跃亭抵押了自己此前在加州购置的数幢海景豪宅,FF 也抵押了总部和厂房等资产贷款维持正常运营。贾跃亭公开承认,如果年底前无法获得融资,FF 就会破产清算。

  神秘的白衣骑士在此时出现。从去年 12 月开始,FF 开始逐渐清偿拖欠债务,支付供应商款项,发放员工奖金,继续翻修工厂,购置相关设备;显然 FF 已经获得了注资,摆脱了破产悲剧。那么 FF 的投资人到底是谁?今年 4 月,新浪独家曝光是香港时颖公司向 FF 投资了 20 亿美元。然而,名不见经传的时颖只是一个障眼幌子。

  背后的真正金主直到今年 6 月才真正浮出水面。恒大集团旗下香港上市公司恒大健康宣布,斥资 67 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 100% 股权,间接获得 FF 的控股公司 SmartKing 45% 的股权,成为了 FF 的第一大股东,贾跃亭持股比例降为 33%。恒大老板许家印也在今年 7 月亲赴洛杉矶 FF 总部考察造车过程,与贾跃亭亲切交谈,照片中笑容满面。

  双方彻底闹翻

  看起来,两家公司的合作正在顺利开展。在恒大的资金支持下,FF 的汉福德工作紧锣密鼓地进行量产准备,今年 8 月底宣布造出 FF 91 首辆预产车,有望按计划在明年第一季度正式上市交付。而 FF 的中国区业务也在快速推进。8 月 7 日,恒大法拉第未来登记成立;8 月 14 日,恒大为“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汽车(中国)集团”举行揭牌仪式,恒大高科技集团副总裁、恒大健康副董事长兼恒大法拉第未来董事长彭建军现场公布了恒大 FF 十年后年产能达到 500 万辆的宏大计划。

  然而,恒大健康今年 10 月的一纸公告,撕开了两家公司貌似亲密的面纱。公告表示,贾跃亭已经在香港提出仲裁,要求解除恒大健康旗下时颖公司对 FF 融资的同意权,并解除此前的投资协议。恒大健康称,在恒大已经如约支付第一期 8 亿美元资金之后,贾跃亭又在今年 7 月要求恒大在今年提前支付 5 亿美元,双方因此签署了补充协议,但 FF 并没有满足补充协议要求的支付条件(因此恒大没有继续付款)。

  上周香港国际仲裁中心给出紧急仲裁结果,更进一步引发了恒大和 FF 的口水战。双方都单方面宣布自己在紧急仲裁中获胜,甚至以新一轮诉讼相互威胁。恒大表示,仲裁中心驳回了贾跃亭彻底剥夺恒大融资同意权和解除恒大资产抵押权的申请,只是允许即将破产的 FF 进行有严格条件的融资;而 FF 则宣布,仲裁中心驳回了恒大以 FF 没有履行义务拒绝支付 5 亿美元的说法,支持了 FF 寻求 5 亿美元融资权的申请,恒大更作为败诉方被判支付仲裁费用。

  然而,对 FF 来说,谁获胜的口舌之争毫无意义。虽然仲裁庭允许 FF 继续融资,但如果无法在年前找到 5 亿美元新融资,FF 一样会破产。目前 FF 不仅已经拖欠供应商款项,更陷入了现金流耗尽的境地,被迫采取紧急应对措施:今年 5 月之后入职的新员工停薪留职,5 月之前入职的员工则大幅降薪。继去年之后,FF 又一次出现了大批离职潮,连创始成员尼克·桑普森(Nick Sampson)也宣布辞职。据内部人士透露,去年还有 1000 多名员工的 FF 现在只剩下了 500 多人,而且大多在寻找新工作。

  恒大挖的大坑?

  “恒大给我们挖了一个坑。”参与了融资过程的 FF 高管A这样向新浪科技说道。“我们是去年 11 月底和他们签约的,所谓的时颖当然只是一个幌子。实际上,FF 当时同时和三家投资人商谈,但恒大是最有诚意的,只有他们愿意接受老贾的条件。签了协议之后,恒大也一直按时分批打款,从未拖欠过款项。今年 7 月的补充协议签得也很顺利,但之后就突然翻脸拒绝付款。”

  他具体介绍说,“今年 7 月签完补充协议之后,许老板才来了洛杉矶考察。当时他还满脸笑容和我们说,资金完全不用担心,20 亿美元甚至不包括中国部分的投资。结果 7 月 31 日,恒大的钱没有如期到账。我们之前把钱都花了,现在他突然断供,FF 实在没有办法才去申请仲裁,要求允许我们融资。如果不是走投无路,谁会和自己的投资人这么公开撕破脸?”

  在他看来,恒大是从一开始就策划好的。“去年恒大是唯一一家愿意接受老贾超级投票权要求的投资者,爽快地答应那些超级投票权的条件。如果不是老贾的这个要求,FF 去年早就融资成功了。(即恒大只拥有多数股权,而贾跃亭拥有绝对控制权,除非 FF 不能在 2019 年第一季度如期量产 FF91)。现在他们故意拒绝支付后期款项,一方面是想拖延让 FF91 不能顺利投产,逼着老贾不得不交出控制权;另一方面,FF 可能今年年底就破产,而恒大可以顺利接管公司,把老贾直接踢出局。”

  关于仲裁结果,这位 FF 高管表示,“仲裁法庭已经驳回了恒大方面关于我们没有满足条件而拒绝支付 5 亿美元的说法,这就是最好的证明,是恒大单方面拒绝付款。而且,仲裁法庭本来就是谁败诉谁付钱,这也表明恒大在紧急仲裁中输了。因为是紧急仲裁,所以并没有涉及到我们要求解约的诉求,而是允许我们进行融资避免破产。恒大在自说自话。”

  A 有些愤怒地说,“如果你不想当财务投资者,当然可以理解,但为什么去年要同意并签署那份投资协议。当初同意了,现在又反悔,这就是违约。恒大知道我们按照目前的进展,FF91 绝对可以如期上市,所以他们想断供来逼老贾重签协议,放弃 1 比 10 的超级投票权,把 FF 的控制权拱手交给恒大。”

  8 亿美元怎么烧的?

  FF 如何在半年多时间花光 8 亿美元的?这位 FF 高管向新浪科技解释说,“去年 11 月底我们达成协议之后,恒大从 12 月份就开始分批打款了,一共是 8 亿美元没错。但恒大以发展 FF 中国业务为由扣下了 2 亿美元,因为南沙建厂拿地都需要钱,FF 实际上到账的资金只有 6 亿美元。光是清偿此前的欠款和贷款就花了至少 1.3 亿美元,剩下实际可用资金只有 4.6 亿-4.7 亿美元。”

  他具体解释说,“这部分资金,一部分用在汉福德工厂上,包括翻新厂房,购买、组装和调试设备;一部分用于维持研发团队,发放工资以及此前拖欠的奖金,保证员工士气,继续招聘以补上之前流失的人才;还有一部分用于支付汽车部件供应商的预付款,因为汽车行业的供应商不是手机行业,他们要投入大量资金进行研发和定制,所以需要提前预付款项。”

  A 感慨说,“或许外界看来,FF 这么快就烧光了 8 亿美元,肯定其中有鬼。但真正了解电动汽车行业的人都清楚,一辆车从 Beta 版发布到真正量产上市还需要烧多少钱。恒大给了我们 6 亿美元,让我们造出了预产车。但当 FF91 距离量产上市越来越近的时候,他们又耍起了花招,想用破产来逼老贾让步。”

  他还介绍说,“FF 想过用公司资产去抵押贷款,但恒大作为最大股东就是拒绝签字,这可是他们去年在融资协议里面承诺的义务。恒大明摆着就想耗死我们。就算我们可以成功告他们违约要求解除合同,正式仲裁也需要至少一年时间,等仲裁结果出来,FF 早就已经破产了。”(之前的只是紧急仲裁结果)

  老贾最后一根稻草

  FF 的中层管理人士B认为,“老贾绝不会轻易放弃,更不会向恒大低头,甚至宁愿带着 FF 一起破产。去年 FF 之所以半年多时间都无法融资,就是因为老贾只想找个财务投资者。而各大机构不肯接受这个条件,要么坚持以股权算投票权,要么直接要求老贾离职。恒大就是在这个时候满足了老贾的所有条件,从而达成投资协议的。”

  他有些失望地说,“其实 FF 内部很多人都在劝老贾放手,那些走的人不少都因为这个事情和他闹翻,包括去年那个德国 CFO。我们都觉得他很适合做投资,因为他在判断大方向方面确实有过人之处,无论是当初做乐视网,还是做超级电视,还是在电动车行业投资 Lucid 和创办 FF,都有着领先行业的眼光,这点我们都很佩服。但在具体执行和管理方面,老贾却显得很羸弱。”

  B 还透露说,“其实老贾是不甘心,把所有的翻盘希望都押在 FF 上。毕竟他在乐视输得太惨了,想靠 FF 重新找回自己。他去年用于抵押贷款的豪宅都没有解除抵押呢。恒大开出过买断条件,对 FF 的估值是 40 多亿美元。如果换成普通人,把 FF 的股份卖给恒大,套现的钱也有十多亿美元,再加上 Lucid 的股份部分(还没套现),这些钱足以还掉乐视国内的所有欠款,还能做一个体面的亿万富翁。但那就不是老贾了。”

  B 认为,“我不知道恒大是不是自己钱也很难出来,才不肯支付 5 亿美元补充投资。如果不是,那么他们的目的就很简单,逼迫老贾放弃超级投票权,使得 FF 从股权和投票权都归属恒大旗下。实际上,FF 的中国部门早就归了恒大,他们都要求员工重签了工作合同。但恒大想要的是掌握核心技术的 FF 美国,这是老贾的命根子。放手了 FF,老贾就什么梦想都没有了。”

  FF 姓许还是姓贾?

  FF 是否还能融资?跟随贾跃亭数年的A依然持有信心。“虽然我已经只拿基本工资维持生活,但我依然相信 FF 能够挺过这一关。毕竟 FF 拥有全套的三电技术(电池、电机、电控),老贾砸了十多亿美元才拥有 400 多项专利技术。和去年什么都没有相比,至少我们现在已经造出了预产车,只要有投资者愿意投钱,就可以在明年造出量产车。我们已经找了投行帮助融资,这几天也已经有投资人上门看项目,相信会有投资人看重 FF 的真实价值。”

  但同样在 FF 工作数年的B也一样拿着基本工资,正在紧锣密鼓的寻找新工作。“我希望老贾还能融资成功,但我也要为自己做打算。如果年底 FF 依然没有融资成功,那我肯定也会走人。说实话,我甚至觉得老贾宁愿 FF 破产也不肯放手控制权。此外,我很鄙视桑普森临走之前还要恶心公司的做法。他不干正事已经很久了,老贾有时候真是妇人之仁,不肯开除创始成员。”

  如果 FF 最终被并入恒大,姓了许会怎样?高管A对此不屑一顾,“跟着老贾至少还是在创业,还有希望,跟着恒大就是在纯打工。恒大一定会把 FF 纳入恒大健康旗下。国内的恒大法拉第已经不可能走高端路线了,如果恒大想卖 30 万人民币的中低端产品,他们一定会对美国研发部门进行大规模裁员,把技术拿回国内去造低端车,FF91 这个高端车项目一定会被砍掉。”

  同样为打造 FF91 花费了数年时间的B认为,“从高端做起,再往低端发展,这是特斯拉证明成功的可行之道。如果 FF 归了恒大,那就和国内那些电动车公司没有什么区别,只会做低端车抢市场。在 FF 91 的高端路线坚持方面,我相信贾跃亭。虽然 FF 在恒大旗下可能没有资金问题,但我相信 FF 仅剩的技术人才一定会走光。”

AICODER编辑推荐:


热点分享


报名就业班送基础班

最近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