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CODER大前端培训

AICODER-IT培训专家,前端培训基地,前端培训,全栈培训,大学生IT培训基地,线上IT课程免费自学,线下培训项目实战,实习,html5培训实习-AICODE程序员

在线咨询

电子烟产业“大清洗”前夜:美出现近500例神秘肺病,至少6人死亡

谦太祥和 发布于: 2019年9月20日 0时42分10秒 阅读293次

  据纽约时报报道,基于目前电子烟事故不断,纽约州长 Andrew Cuomo 9 月 15 日宣布,纽约州将采取经济行政措施,全州禁止调味电子烟。此前美国 30 多个州已发现近 500 例与电子烟有关的呼吸道疾病病例,至少有 6 人死亡。

  半个月内,美国疾控中心(CDC)和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对电子烟再次发出最强警示,美国白宫也提出了一项全国性禁令,称美国总统特朗普将在几周内提出具体立法,以减少年轻人对调味电子烟的消费。

  印度的行动更为迅捷,也更强硬。9 月 18 日,印度财政部长西塔拉曼宣布,将下令禁止电子烟在印度的生产、制造、进出口、运输、销售、储藏及广告。该法令将于 11 月提交议会审议。一旦获得批准,这将是目前全球最严格的电子烟监管禁令。

  印度的“一刀切”做法,具有“风向标”意义,野蛮生长的电子烟产业即将在全球迎来强监管时代。


来源:Jonny Lindner/pixabay

  一、帮人戒烟,又助人成瘾

  目前业内公认的说法是,现代电子烟由中国药剂师韩力于 2003 年发明。自 2004 年首次进入市场后,电子烟立即风靡全球,使用量每年呈指数增长,如今已经在美国、英国等西方国家十分流行。

  不管是韩力发明电子烟的初衷,还是之后烟民使用电子烟的动机,无外乎是希望能够通过电子烟省钱、降低健康危害,甚至实现戒烟。电子烟也正是凭借这样诱人的优势,受到全球烟民们的热衷和青睐。

  今年 2 月,著名医学期刊 NEJM 发表了一项研究,英国国家健康服务中心将计划戒烟的成年人随机分配成使用电子烟和其它尼古丁替代产品两组,经过为期一年的随访发现,使用电子烟的成年人中有 18% 的人成功戒烟,而使用其它类型尼古丁替代产品的成年人中只有不到 10% 实现戒烟。


来源:Ethan Parsa/pixabay

  从这个角度来看,电子烟的出现,的确给世界卫生组织所讨论的全球巨大烟草负担带来了转机。但从资本的角度来看,这无异于开辟了一个规模可与传统烟草市场比肩的全新市场。

  2017 年全球电子烟市场已经成为一个价值 140 亿美元的行业。据 Research and Market 发布的 《2016-2025 全球电子烟和雾化器,装置和零售市场分析预测》报告预测,至 2025 年,电子烟全球市场规模有望超过 470 亿美元,年均复合增速达到 25.99%。北美尤其美国将主导市场,但亚太地区将以最高的年复合增长率快速增长,到 2025 年,预计占全球电子烟市场价值的 27% 以上。

  至此,作为一种越来越规模化、品牌化的商品,电子烟已经失去了绝大部分“帮人戒烟”的初衷。毕竟,很少听说哪一款被资本寄予厚望的商品,其宿命就是让购买它的消费者最终戒掉使用它。

  电子烟的初衷与其制造商的商业目标不一致,已经十分明显。制造电子烟设备,要让消费者对其产品上瘾,才符合这些标榜为电子烟科技公司的利益。

  实际上,做到这一点很容易,由于烟弹中的尼古丁具有成瘾性,使用者一旦成瘾,就会持续购买烟弹,这在传统香烟上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去年年底,美国政府公布了新的电子烟统计数据,其结果让公共卫生官员大为震惊。据统计,在美国使用电子烟的高中生数量从 2017 年到 2018 年增长了近 80%。根据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和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报告,五分之一的青少年经常吸电子烟。

  鉴于 FDA 未能保护儿童免受电子烟的伤害,美国肺脏协会在今年 1 月还给 FDA 打了一个大大的“差评”(“F”grade)。

  同样是在今年 2 月,JAMA Netw Open 上发表的一项研究指出,那些尝试电子烟的青少年比从未使用电子烟的青少年,更有可能最终吸烟。与此同时,电子烟生产商不断刷新销售纪录,据报道,“美国电子烟领导品牌”Juul 在 2018 年的销售额超过 10 亿美元,是 2017 年的五倍。此外,BMJ 发表的一项研究指出,Juul 销售的电子烟产品中还有高浓度的尼古丁含量,并引发行业间的“高浓度尼古丁军备竞赛”。

  从某种角度来看,电子烟的诞生,的确存在着“帮人戒烟”的美好夙愿,但在资本推动下,如今已经高速成长为“助人成瘾”的赚钱机器。

  二、火热的国内电子烟创业

  有趣的是,诞生于中国的电子烟,十多年来却主要在欧美国家大为流行。据不完全统计,全球电子烟品牌数量高达 500 多个,主要集中在欧美国家。

  更有趣的是,畅销欧美的绝大多数电子烟设备都是中国生产的。以至于去年在中美贸易战中,美国众多电子烟支持者向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施压,要求他们放弃对进口中国的电子烟设备征收关税。


各种各样的电子烟。来源:Andreas Ganter/pixabay

  但从去年开始,国内电子烟创业也突然变得火热起来,成百上千家电子烟初创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一些知名互联网创业人士也纷纷入局电子烟项目。

  年初有媒体曝光罗永浩在深圳拜访电子烟代工厂的照片,并传言其将进入电子烟领域进行二次创业。对此,DeepTech 采访了此前盛传罗永浩加入的小野电子烟,对方表示,罗永浩并未加入小野品牌注册主体公司,但其创始人彭锦洲与罗永浩是“非常好的朋友”,罗永浩很支持彭锦洲此次创业(之后的事情大家就都知道了,8 月 27 日罗永浩连发 3 条微博,高调公布陈冠希将成为自家电子烟品牌小野的代言人)。

  而据 DeepTech 统计,锤子科技前核心成员朱萧木、锤子科技前总裁彭锦洲、同道大叔创始人蔡跃栋、皇太极创始人赫畅等名人也纷纷跨界,创办了自己的电子烟品牌。


来源:DeepTech

  今年 315 晚会,央视特别点名了电子烟,但似乎对国内电子烟创业热潮影响甚微。

  今年 315 晚会之后,一位暂未投资电子烟项目的投资人告诉 DeepTech,有朋友曾推荐过电子烟项目,但在 315 之后,项目停掉了,而目前其所在资本机构对新的电子烟项目仍有兴趣。

  从电子烟项目融资情况来看,资本对电子烟也是不离不弃。

  据《ec 电子烟世界》不完全统计,2019 年上半年电子烟产业投资案列超过 35 笔,从已透露的投资额统计得知,投资总额至少超过 10 亿元。而根据《尚品新消费》的不完全整理,仅在今年年中的一个多月时间里,有至少 16 家电子烟公司瓜分了约 35 亿元投资。

  不可否认,电子烟已经成为备受消费者、创业者和资本市场关注的热门领域。入局者在这个刚刚崛起的市场中,拼命赛跑,蒙眼狂奔;准备入局者则摩拳擦掌、蠢蠢欲动。

  但同样不可否认的是,火热的电子烟市场随时面临着“死于监管”的尴尬境地。

  三、悬在风口上的监管之剑

  一些认可电子烟的消费者认为,电子烟可以减少吸烟者接触烟草中的致癌物质和其他有毒物质,所以哪怕不为了戒烟,电子烟也比烟草卷烟危害更小。

  烟草烟雾中含有 100 多种已知的致癌物质,以及 900 多种可能引起癌症的化学物质,而没有一种物质在电子烟气雾中被发现超过微量。美国疾控中心的官员也认为,有足够的证据表明使用电子烟可能比吸食传统香烟的危害小。

  虽然电子烟蒸气中不存在烟草烟雾中发现的大多数有毒化学物质,但监管机构仍认为,电子烟的安全性和长期影响尚不确定,电子烟中的高浓度尼古丁、高浓度的香料、重金属污染和少量甲醛等,同样存在健康风险。

  除毒性外,电子烟还存在滥用或发生事故的风险,例如液体尼古丁的人体接触,蒸发器故障引起的火灾,以及长时间充电、不适合的充电器或设计缺陷导致的爆炸。而在缺乏标准和监管的情况下,电子烟气雾的成分和浓度、电池安全性等完全因制造商而异。

  此外,电子烟使用量的增加,也引起了人们对尼古丁过量使用的担忧。

  人体和动物研究发现,青春期电子烟中的尼古丁暴露会对认知发展产生不利影响。在 2 月份举行的国际卒中大会上,研究人员报告称有证据表明,尼古丁可能会导致冠心病患者的急性心血管事件,一项针对 40 万人的研究显示,电子烟使用者患心脏病和中风的风险更高。

  对于青少年尤其是幼儿而言,电子烟的误用和吸食,则会引起尼古丁中毒,甚至死亡。数据显示,随着 2012 年至 2015 年电子烟使用量的增加,美国尼古丁意外暴露率增加了 1398.2%。而且已有儿童因摄入电子液体呕吐、中毒和死亡的报道。此外,电子烟使用者更加“自由”地吞云吐雾,也增加了二手电子烟的健康风险。

  基于种种,电子烟的监管也如期而至。但在不同的国家和地区,电子烟监管政策也从“无监管”到“完全禁止”,各有不同。

  2016 年 5 月,FDA 根据“家庭吸烟预防和烟草控制法”将电子烟设备和电子液体视为烟草制品,纳入监管范围,以规范电子烟设备和液体的制造、标签和营销;2018 年 9 月,FDA 向经销商发送警告信,禁止向未成年人非法销售电子烟。


来源:Mike Mozart/wikipedia

  今年年初,FDA 曾公布一份政策草案,拟禁售一些调味电子烟,以防止青少年接触到其它继续销售的调味电子烟产品,并指出到 2021 年,上市销售的电子烟产品需要获得 FDA 的批准。之后 4 月 3 日,FDA 发布声明称,FDA 收到 35 份有关年轻人在使用电子烟后发生癫痫的报告。

  而近几个月来,美国出现的数百例因使用电子烟而得肺病的案例,也进一步加大了各界对于电子烟的质疑和担忧。

  反观欧洲、日本等国家和地区,则是把电子烟作为医疗产品进行监管,巴西、新加坡、塞舌尔、乌拉圭和挪威等许多国家更是直接禁止使用电子烟。

  今年年初,中国香港特区政府在公布的《2019 年吸烟(公众卫生)(修订)条例草案》中,也建议禁止进口、制造、售卖、分发和宣传包括电子烟在内的另类吸烟产品,以保障公众健康,违例者刑罚最高可达 5 万港元罚款和监禁半年。

  电子烟风口究竟还能吹多久,似乎难以预料。但站在公共卫生角度看,全球卫生界需要认识到电子烟制造商之间可能存在的利益冲突,并对如何销售和使用这些产品采用更严格的规则。

  正如 315 晚会上,央视对电子烟的评论:“在国内,电子烟这个新兴产物,还处于一个粗犷发展、缺乏监管的环境中。国内的电子烟公司大多以科技公司为主,经营范围主要是电子产品,准入门槛是比烟草制品、医药产品要低。”

  今年 1 月,杭州率先禁止在室内及室外特定场所吸电子烟,6 月,深圳市出台新版《控烟条例》,将电子烟纳入控烟“黑名单”。

  在 5 月 31 日世界无烟日的主题宣传中,国家卫健委把“拒绝电子烟”作为宣传主题,希望引起公众、家长、青少年对电子烟危害的认识,特别是家长、学校要监督,减少青少年接触电子烟的可能。7 月 22 日,国家卫健委举行新闻发布会,提出电子烟的危害问题应该引起高度重视。

  据了解,目前国家卫健委正在会同有关部门开展电子烟监管的研究,计划通过立法的方式加强对电子烟的监管。

  无疑,风口吹出来的这股风,也加快了监管之剑落下的速度。

AICODER编辑推荐:



报名就业班送基础班

最近分享